《我们仨》爱情的糖

      1.锺书谆谆嘱咐我:“我不要儿子,我要女儿——只要一个,像你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我对于“像我”并不满意。我要一个像锺书的女儿。女儿,又像锺书,不知是何模样,很费想象。我们的女儿确实像锺书,不过,这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2.锺书和我不在一处生活的时候,给我写信很勤,还特地为我记下详细的日记,所以,他那边的事我大致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3.我们住入新居的第一个早晨,“拙手笨脚”的锺书大显身手。我入睡晚,早上还不肯醒,他一大做好早餐,用一只床上用餐的小桌(像一只稍大的饭盘,带短脚)把早餐直端到我的床前。我便是在酣睡中也要跳起来享用了。他煮了“五分钟蛋”,烤了面包,热了牛奶,做了又浓又香的红茶;这是他从同学处学来的本领,居然做得很好(老金家哪有这等好茶!而且为我们两人只供一小杯牛奶);还有黄油、果酱、蜂蜜。我从没吃过这么香的早饭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一同生活的日子除了在大家庭里,除了家有女佣照管一日三餐的时期,除了锺书有病的时候,这一顿早饭总是锺书做给我吃。每晨一大茶瓯的牛奶红茶也成了他毕生戒不掉的嗜好。

       4.阿圆懂事后,每逢生日,锺书总要说,这是母难之日。可是也难为了爸爸,也难为了她本人。她是死而复苏的。她大概很不愿意, 哭得特响。护士们因她啼声洪亮, 称她Miss SingHigh,为译“高歌小姐”,译音为“星海小姐”。

      5.我爱整洁;阿瑷常和爸爸结成一帮,暗暗反对妈妈的整洁。例如我搭毛巾,边对边,角对角,齐齐整整。他们两个认为费事,随便一搭更方便。不过我们都很妥协,他们把毛巾随手一搭,我就重新搭搭整齐。我不严格要求,他们也不公然反抗。

        6.我已连着几夜和衣而卧,陪着他不睡。忽然,我听不见他呼啸,只见他趴在桌上,声息全无。我吓得立即跳起来。摸着他的手,他随即捏捏我的手,原来他是乏极了,打了个盹儿,他立刻继续呼啸。我深悔闹醒了他,但听到呼啸,就知道他还在呼吸。


       (重读后,颇为感触的一点是,钱钟书先生与妻子的爱。钱钟书会在细微末节处,想着,爱着杨绛。杨绛也在细微末节处照顾着,爱着钱钟书。他们不是搭伙过日子,而是在爱情中过日子。这样的爱,又有几人能做到。从青春年少到白发苍苍,他们始终如一的爱情啊。)

 
评论
热度(46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 桃枝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