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爱

我爱这个世界
正如我爱这落花
一样的,爱着落叶

我不在乎它是否被风雨侵蚀
既然拾起了它,便好好地爱
就像他说过的,
不变,以爱待。

汪老说,
我不去想,
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,
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
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。

思远人 晏几道 (摘选)

    泪弹不尽临窗滴,就砚旋研墨。渐写到别来,此情深出,红笺为无色。

© 桃枝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