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奇怪,我出现在那里。

带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不过,这些我都尝试过,我真的很抱歉。

可是抱歉有什么用呢?发生了的就挽回不了了,就像是被水湿了的画纸,无论怎样在阳光下暴晒,终究褪不了那褶皱的痕迹。

一片冷香惟有梦,

十分清瘦更无诗。


© 桃枝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