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竭 或是 永恒

    学校的围墙上攀满了蔷薇,这大概是我见过最盛大的蔷薇花了。这围墙不是围墙,而是一堵花墙。

     大约是前些天,阳光连续曝晒的缘由,第二波欲盛开的蔷薇有些枯了。含苞的花朵,外面的几片花瓣焦了,像是灼伤了一般。焦灼的蔷薇,却的们外有种不一样的美感。

     这些大片的蔷薇花,仔细一看才知,一个个细细的枝头上都盛着二三十朵蔷薇花。若将枝剪下来,伴着那花簇,便像是新娘的手捧花,充满着祝福与希望。 ...


风儿吹,叶儿低
东风里,露笑靥

© 桃枝|Powered by LOFTER